搜索:

热门重庆代孕文章推荐

北京助孕_助孕公司_【零风险助孕分公司】 > 重庆代孕 > INTRODUCE

90后代孕妈妈:梦想照不进现实(组图)

2018-02-17 21:24 作者:佚名 来源:http://fzkljz.com/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20岁,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正是如花妙龄。20岁的河南姑娘小婷曾梦想着,上大学,当白领,找个斯斯文文的老公……但现实是,她自小有一个体弱的养父和一个痴呆的养母,17岁便扛起养家的担子,流转北京、广州、深圳,做过制衣工,当过洗脚妹,最终选择成为了一名

  20岁,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正是如花妙龄。20岁的河南姑娘小婷曾梦想着,上大学,当白领,找个斯斯文文的老公……

  但现实是,她自小有一个体弱的养父和一个痴呆的养母,17岁便扛起养家的担子,流转北京、广州、深圳,做过制衣工,当过洗脚妹,最终选择成为了一名“代孕妈妈”。

  “90后”,“代孕妈妈”,生活的压力,让这两个词在小婷身上交集。3次受精卵移植,最成功的一次,曾离10万元最近……“因为是女孩,客户不需要,最终还是打掉了。”小婷说。

  挣钱不易,打工中她有自己的坚持

  2009年春节过后,17岁的小婷从河南老家上了火车,一路站到东莞,之后从东莞坐车到了广州白云区的人和镇。

  这是小婷第一次出远门。一个远房亲戚介绍她到厂里做制衣工人,月薪1000多元。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时,她把“厚厚”的一叠钱抓在手中,感觉“很踏实”。给家里寄了500元,自己留了500多元。

  在小婷看来,自己是个没人要的孩子,亲生父母嫌弃女孩太多,把她送人;而养父母家的条件也很差,养母还患有痴呆症。上高二那年,她选择辍学打工,希望能赚钱给养母治病。

  几个月后,小婷的工资涨至2000元,但这点钱只能勉强糊口。

  后来小婷去过北京,做制衣工,但工资低;到深圳后,她学会了足疗,一个月能赚3000元,又因为老板教她“如何用肉体换取更多的钱”而离职。

  2011年11月27日,小婷又回到了广州,用她的话说,这次回广州,一定能发财。

  选择代孕,“十万”曾让她彻夜难眠

  据2010年中国人口协会公布的《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显示,目前全国平均每8对育龄夫妇中,就有1对面临生育的问题。不孕不育的适龄夫妇比例比20年前提高了4-5倍,代孕也因此更加火爆。所谓代孕,是指将受精卵子植入孕母子宫,由孕母替他人完成怀孕的过程。以前,这样的信息,小婷闻所未闻。

  2011年11月的一天,偶然从报纸上看到的一则揭露代孕黑幕的新闻,让小婷兴奋莫名,文章揭露了代孕的种种不是,但“代孕成功一次十几万元”的字眼却紧紧抓住了小婷。

  当晚,小婷就去了网吧,和一家名为“金童玉女”的网站取得了联系,并约定代孕成功一次奖金10万元。

  几天后,小婷从深圳来到广州,网站老板之一的张小虎在火车站接了她,安排她在梅花园附近的出租屋住下。之后的一个星期,按照张小虎的安排,小婷去医院做了一系列检查。在得知自己通过体检后,她感觉很兴奋。

  随后,小婷又被安排到沙太北路的一套出租屋内,并在当天见到了第一个客户。对方是一个高大的北方人,在一家西式快餐厅里,客户简单地问了小婷一些个人问题,随后向张小虎表示,对她很满意。小婷也曾问客户为什么要找代孕,对方的答复是,他老婆年纪大了,没有排卵,无法生育,可家族产业还需要男孩继承。交谈结束后,小婷看着对方开一辆黑色奔驰离开。

  当天晚上,“十万”两个字让小婷彻夜难眠。和小婷的兴奋相比,同住一屋的阿洁显得很冷静。32岁的阿洁做代孕已不是一年两年了,小婷还知道她读过大学本科,离过婚,和5岁的孩子相依为命。

  初孕失败,补偿费都寄回了老家

  和客户见面第二天,张小虎就开始安排人给小婷送“补佳乐”,以此增加子宫内膜壁的厚度,并开始打针,保证小婷的月经和供卵者同步。后来小婷在天河区康民医院检查身体的时候,和客户找的“供卵者”有过一面之缘,“看起来很漂亮,听说客户买她的卵子花了5万元”。

  精心调理后,小婷从刚开始的兴奋,逐渐变得有些紧张。今年1月10日,小婷在张小虎的合伙人阳阳的带领下,乘坐一辆黑色小轿车来到康明医院。在医院7楼的一个小房间内,小婷第一次做了受精卵移植手术,“手术前打了两针,喝了两杯水,9点25分进门,9点45分结束”。

  小婷说,20分钟的手术时间内,医生在她的子宫内放了3颗受精卵。在医院躺了两个小时后,阳阳开车将她送回了出租屋。之后,小婷开始了12天的漫长等待。

  结果最终令她失望,她的第一次代孕失败了,中介给了她3200元的补偿费。“我兜里留下了200元,剩下的都寄回了家。”小婷说,当时快过年了,老家人重面子,过年花费大,“200元,我一个人怎么挨也挨过去了”。

  堕胎之疼,像一个个耳光打在脸上

  2012年3月,小婷又一次见到了客户。4月12日移植,4月24日验孕。“成了!”小婷当时激动得难以言表。

  很快,小婷开始妊娠反应,不想吃饭,不停呕吐,但在她看来,这都是一步步成功的见证。

  6月底,她怀孕2个月后,再次跟随阳阳来到康民医院检查身体。但意想不到的是,阳阳告诉小婷,胎儿发育畸形,要堕胎。

  这对小婷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她当时哭着求阳阳,让她生下来,她真的很需要钱,“但阳阳告诉我,堕胎的钱还要我自己出”。

  回到住处,阿洁告诉了她奥秘小婷当时怀的肯定是女孩,但客户只想要男孩。

  7月12日,在一家偏僻的小诊所里堕胎。小婷说,当时只是感觉疼,生疼生疼,像是一个个耳光打在脸上。

  最终,堕胎的钱还是阳阳出的,小婷未获得分文补偿。

  堕胎后第8天,小婷又见了一个客户,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这次她没有之前的兴奋,结果仍然没有怀上,但这次阳阳给了她6000元。

  从2011年底到2012年7月20日,小婷在这段代孕期间,每月生活费1000元,外加3200元、6000元的未能怀孕成功的补偿,共计16200元。

  代孕妈妈收入:

  成功生一个孩子纯收入14万元,代妈从签合同到小孩出生工资2000元/月,客户解决吃住、保姆照顾问题,也就是说最少能拿到16万元以上。另外,剖腹产会给1万元补偿,多生一胎补偿1.5万元。

  医院收入:

  手术费6万元(医院收取),医院介绍费6万元(医生和中介收取)。药费:国产7500元左右/次、进口1.5万元左右/次(医院收取)。

  代妈身体是她的筹码

  生个小孩最少能拿到16万元

  “15万-18万纯待遇,诚征代孕妈妈。”这样的置顶广告出现在多家代孕网站的首页上。一位代孕中介算了如下一笔账:“我们这里纯待遇14万元,代妈从签合同到小孩出生工资2000元/月,客户解决吃住、保姆照顾问题,也就是说你最少能拿到16万元以上,另外,剖腹产会给1万元补偿,多生一胎补偿1.5万元。”

  合同涉及中介、客户、医院、代孕妈妈四方,中介以“委托”的名义替代孕母亲与其他两方签订合同。在看似待遇丰厚的合同中隐藏了重重玄机,它更像场赌局,健康的身体是代妈全部的筹码。

  在各代孕网站上,记者不难发现这样的报名表格,他们要求应聘代孕者填写的选项细化至眼皮状况、皮肤状况、自然发质等。在“自然发质”一项,则有“茂密直发且无白发”、“茂密直发且几根白发”等8个子选项。而从实际谈话中得知,代孕母亲的门槛并不高,“我们会在医院检查你的身体,只要合格年龄不大就可以,我们现在是客户多代妈少”。

  签订协议后,代孕妈妈必须无条件地配合医院以满足客户需求,她们被当做生孩子的工具使唤。想生男孩的客户有权让怀女婴的代孕妈妈引产,即使是流产,客户也只需要支付一定的总代孕补偿金及赔偿金了事。多家中介表示,他们并没有为代孕妈妈购买人身保险,“如果流产、难产按合同规定的处理就行”。甚至在记者发现的一份合同上显示,如果甲方(代妈)在协议期限内死亡,除了报公安追究事故责任人的刑事责任外,“需求方需赔偿甲方家属10万元整”。

  医院违规移植胚胎

  成功一次,医生动辄获利十几万

  当中介承接到客户后,就轮到医院“唱主角”。人工移植受精卵胚胎的技术是代孕中的核心环节,掌握这一技术的医院、医生处在代孕产业链中的上游牟利。

  从初期帮客户和代妈体检、病院手术到后期的产检、出产,这离不开专业医师的配合,且花费不菲。在“生儿育女”代孕网上,有详细的资费清单:医院手术费6万元(医院收取),医院介绍费6万元(医生和中介收取)。药费:国产7500元左右/次、进口1.5万元左右/次(医院收取)。受到高额利润的诱惑,不少医院与代孕中介结成利益链条。

  根据中山六院医院生殖医学中心黄睿副主任介绍,目前我国合法的试管婴儿成功率约为40%,即:卵子从母体卵巢中取出后,经试管与精子和卵子结合,培育成胚胎放回提供卵子的母体。与合法试管婴儿不同的是,代孕机构可以将多个胚胎分别移植进代孕妈妈体内以获得更高的成功率,“诚信代孕”在其网站宣称,此种方法的成功率可以达到80%以上。更高的成功率吸引了更多的客户,做代孕生意的医院也挣得盆满钵满。

  多胚胎的同时移植也给代孕妈妈带来了风险,假设客户只需一个男孩,而代孕妈妈怀上了多胎,就必须要把多余的孩子引产。中介们表示,能够做试管的医院不多,偷偷做代孕生意的医院在这行中挣了“大头”,“医院手术费、介绍费就高达9万元,另加上药费,成功一次,医生动辄可收取十几万的利润”。

  离开广州

  那些繁华的地方都没看过

  8月23日傍晚6时,小婷登上了去上海的火车,她说上海是她最后的一个目的地,也是最后的希望所在。回想在广州的日子,小婷没法形容,在她的眼中,只是城中村,破旧的出租屋和人头攒动的火车站。“来了这么久,珠江新城的那些高楼,那些繁华的地方都没看过。”小婷说,以后也不会来了。

  小婷说,每一个代孕妈妈都有自己的心酸。之前和她同住一屋的代孕妈妈阿晓,是她这次要去上海投奔的人。

  (注:文中小婷、阿洁、阿晓等人名均为化名)

  代孕网站调查

  许多网站公开招代孕

  在许多代孕网站的主页可以看见这样的广告:“高薪8万-15万元,招聘健康代孕妈妈。代孕妈妈、客户、中介、医院共同构筑了一条完整的代孕产业链。”

  行事谨慎资料保密

  一家名为“香火网”的代孕中介称,会根据客人例假周期来安排代孕妈妈,例假来临的前三四天,中介会物色多名代孕妈妈任客户选择。“代孕妈妈来了之后都要做全套身体检查后开始取卵……”取出卵子后,医生会在实验室做成胚胎再移植到代孕妈妈体内,“一次一般是移植3个胚胎,但你要是对卵子有要求,我们还可以提供专门经过挑选用于专门供卵的女子”。

  中介称,若不先交纳数千至数万元定金,哪家(代孕网站)都不会谈及具体信息,“但可以保证是正规医院,不是小诊所”。当客户抱着小孩子验完D N A后,会销毁所有的资料。

  包生男孩套餐最低68万元

  以客户的经济实力、需求为参照,所调查的代孕中介网站都会提供多种套餐进行差别化服务。预算有限的客户想生男孩只能选择普通代孕服务,若代孕未能成功或是怀上了女孩,前期花费的介绍费、手术费等不能退还。而为了吸引多金客户,包生男孩套餐应运而生。

  “包生男有多个套餐选择,最低68万,多一胞胎另加5万。”一名中介客服称,若两年内不成功,退还全部费用,“风险不大时,会优先保住孩子”。

  早产儿体重少一两扣3000元

  面对代孕妈妈可能因流产、早产、胎儿发育畸形造成的损失,中介表示,假若早产,孩子生下来不足5斤4两,少一两扣代孕妈妈3000元;因客户挑男女而堕胎,代妈一般会获得一万至两万元的赔偿,“但若是代妈因自身原因流产或是胎儿发育畸形,中介分文不赔,堕胎费用还得代妈自己出”。

  暗访

  涉事医院严防生人靠近

  熟人串通医院

  护士把门 只进熟人

  天河区天河客运站旁的康民医院,医院的大楼有些破旧,大厅内病人甚少。一名医院护士说,该间医院主要治疗性病,同时也接受整容,“但不会进行人工授精”。

  8月的一天,小婷带着南都记者来到该医院,会熟络地和偶遇的医生打招呼。

  在M (4)楼进门的右边404房,小婷推开了门,里面一名医生正在写单,还有一名护士,一名妇女正在等待检查结果。“阳阳过来了吗?”小婷问。医生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小婷,说:“还没过来,可能等下会带人过来检查。”把着门的护士随即将门关上,小婷被轰了出来。

  “里面是检查身体的。”小婷说,以前和医生熟悉的人才可以带着人进去,对于生脸,医生则会说“找熟人带你过来,或者开证明”。“现在防范比以前更严了,走廊人也比以往少了很多。”小婷说。

  确认代妈 电话露馅

  医院的7楼,所有的房门都没有了门牌,进门的左手疑似宿舍,右手边的尽头处,两人站在靠窗的位置,一名男子正在抽烟,一名女子手上拎着一把钥匙,不时为进出一间房子的人开门关门。“男的是王主任,女的是他老婆平姐(音)。”小婷说。

  “是代妈?”王主任前来询问记者,记者点点头,并说是阳阳让来的。王主任随后说“去找平姐”,一旁的平姐听见呼唤,上前夺走了记者的手机并询问是否知道阳阳的手机。

  当记者报出阳阳的手机后,平姐仍略带疑惑地望着记者,说“今天没有移(移植受精卵)的”,并拿出阳阳早先发给她的短信为证。平姐思索片刻后又说:“你是不是偷偷地从阳阳那边跑到张小虎那边的?”(“金童玉女”网站老板有两个,一个是张小虎,一个是阳阳。)她打电话询问阳阳,让记者接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阳阳说着纯正的普通话,再三质问记者到底是谁,是不是张小虎的人,随后让记者将电话交还给平姐。“你等一下,阳阳问问小虎,看他那边是不是要移。”平姐说。

  为了防止身份不暴露,记者以去厕所为由,退出了医院。

  律师坦言

  代孕无明文法律禁止

  “在我国,代孕仍处在无法可依的状态。”广东胜伦律师事务所的刘继承律师称,对于医院可能导致的医疗意外,代孕妈妈难以通过法律途径来追究责任或获取赔偿。

  刘律师说,根据卫生部于2001年颁布实施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一章的有关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第四章第二十二条规定,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医疗机构违反本办法,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3万元以下罚款,并给予有关责任人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刘继承律师称,该《办法》所规范的仅针对医疗机构,代孕中介难以监管。另外,在我国与代孕这一行为相对应的法律条例依然是一片空白。刘继承认为,如果要立法的话,应明确风险和责任的界定,规范相关机构和个人的行为,如法律中应明确哪些机构有资质从事辅助生殖手术、代孕出生的婴儿的权属问题等。

  “代孕行为的道德争议及其造成的复杂社会关系使立法难上加难。”刘继承称,这不仅仅是法律问题,更不只是一个处罚问题。

  采写:南都记者龙瀚 实习生赖星 孔学劭 通讯员简文扬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此处放横条广告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
      表  情:
      评论内容: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