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热门武汉代孕文章推荐

北京助孕_助孕公司_【零风险助孕分公司】 > 武汉代孕 > INTRODUCE

代孕宝宝出生后 会不会上演一出《等着我》?

2018-02-13 12:23 作者:佚名 来源:http://fzkljz.com/ 浏览: 我要评论 (条) 字号:

摘要:全国符合生育二孩条件的家庭中,女方年龄在35岁以上的占相当一部分,不孕不育成为很多人的心病。近日,有关“代孕是否应该被合法化或适度放开”的话题再度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激烈讨论。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言人毛群安8日对此表示,我国将继续严厉打击代孕违

  全国符合生育二孩条件的家庭中,女方年龄在35岁以上的占相当一部分,不孕不育成为很多人的心病。近日,有关“代孕是否应该被合法化或适度放开”的话题再度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激烈讨论。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言人毛群安8日对此表示,我国将继续严厉打击代孕违法违规行为,严禁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

  记者在调查中得知,目前活跃在徐州的所谓代孕公司,多是以网络中介为主,具体业务则在外地完成。针对代孕的情况,市卫计委一度组织过相关部门联合的整治行动。业内人士提醒有此想法的市民,由于代孕尚存在很多未解决的现实问题,很可能会引发一系列后果,所以要谨慎选择此项服务。

  故事 纠结的“代孕”

  5年前,当时25岁的戴先生并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需要生一个宝宝。

  从事工程机械租赁工作的戴先生,和老婆结婚7年。工作上的辛苦付出,让两人的日子过得十分富足。婚后,几乎每年都要出国旅行一次,平时在国内,更是隔三岔五的就驾车出去游玩。

  虽然父母也经常在耳边唠叨,让小两口赶紧生个孩子,但小戴总以没时间为由搪塞过去。

  转眼间,结婚7年,身旁的小伙伴们早已有了自己的孩子。当小戴有一天看到发小的孩子,已经上小学二年级了,他突然意识到,该有个孩子了。

  然而,两人努力了一年,小戴老婆的肚子始终没有动静。

  随后,小戴带着老婆去医院检查,结果证实是小戴的老婆子宫出现问题,无法正常怀孕。这就意味着,小戴将无法圆自己的梦想。

  得知这个结果,小戴的老婆心里也很难受,多次提出离婚,让小戴找一个身体正常的女人,为他传宗接代,但小戴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打算。每次只要老婆提出这个问题,小戴就安慰她:“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肯定有办法解决。”

  话是这样说,小戴其实心里也没底。他考虑过试管婴儿,但想到会不会生出来的孩子身体不健康?自己就否决了。

  在一次朋友的饭局中,一位好朋友向他提供了一条信息:“现在代孕很火热,用你俩的精子和卵子,植入一位代孕妈妈的子宫进行怀孕,生出来的孩子健康,而且听说代孕妈妈的综合素质都很高。”

  朋友随口一说,小戴却放在了心上。

  从那天之后,他和老婆几乎只要有空就会泡在网络上,搜索一切和“代孕”相关的信息,了解整个流程和费用。

  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小戴注意到一些代孕公司一直“很神秘”,电话沟通多次后才勉强同意见面,“而且见面的地点,都是在外地。”小戴说他联系过两家公司,一家要求在南京见,另外一家则要求去上海。

  寻找代孕妈妈的费用,也让小戴很吃惊。“起步价是在15万元,而且不保证能最终顺利生产。”小戴坦言,钱对他来说不是问题,但总觉得是种变相的“赌博”。

  在认识并了解“代孕”的过程中,小戴和老婆也直面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假如一切都顺利的话,这个为他俩生下孩子的陌生女子,谁能保证以后就不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上演一场现实版的《等着我》”?小戴只要想到央视寻亲节目《等着我》,就会自然地担心代孕可能引发的后果。

  在经过多次的争论和沟通后,小戴和老婆以及双方的家人,还是搁置了寻找“代孕”的计划。他还是想着尽最后一丝希望,带着老婆去大医院看病,“毕竟自己的骨肉,相处起来才会自然真心。”

  调查 代孕拓展网络中介

  在网络上输入“徐州代孕”等关键词进行搜索,页面上显示许多打着各种旗号的代孕公司。其中有几家设计较为正规的网页上,详细标注着各种代孕业务的流程、收费以及联系电话。

  记者注意到,这些网站多会留有联系手机号,有的自称是“站长电话”,有的自称是“客服电话”。记者拨打了几个网站的电话,对方均表示,他们做徐州的业务,但公司在外地。

  “不仅在徐州,全国各大城市,我们都有分公司。”一家代孕公司的客服称,他们满足客户的各种需求,包括人工受精、试管婴儿、取卵代孕等各种套餐服务,价格从几十万元到上百万元不等,“代孕的起步价是15万,如果确保成功,则是40万。”

  对方表示,徐州只是他们的一个分站点,没有工作人员,想要进行代孕等服务,必须到一些大城市去。

  另外一家代孕公司则透露,由于目前关于“代孕”的话题,社会关注度高,很多代孕公司接单都很谨慎,除非是老客户介绍,一般不会轻易接。

  “其实多年前,代孕就主要以网络发布中介信息为主,吸引潜在的客户。”这位代孕公司的工作人员称,现在查的严,没有实地办公的必要,“签订协议,都是临时约个地方,而且客户必须要夫妻俩持结婚证一起来,“我们也是讲伦理道德的,做的是积德的好事,不明白国家为何还禁止。”

  然而,在随后的交流中,该代孕公司的报价,却和其宣称的“积德好事”相去甚远。

  按照对方的说法,签订协议就要缴纳5万元订金,以便他们向“代孕妈妈”提前支付部分酬劳。“代孕妈妈是按月发工资,怀上后每个月就要多达1万元。”对方如此解释先期订金的分配去处。

  在确定“代孕妈妈”成功怀孕后,客户就要缴纳剩余的资金。“其中部分钱,是用来运作生产医院。”

  这些只是针对普通客户,如果你有特殊要求,费用则会翻倍提升。对方称可以根据客户要求生男生女,而且也可以是双胞胎,“双胞胎无非就是找两个代孕妈妈,费用肯定翻倍。”该代孕公司表示,包性别、包成功85万元。

  根据多家代孕公司网上报价表明,现在代孕服务一般要收费四五十万元,其中代孕妈妈收费十五万到二十万,怀孕期间的生活费和营养品要十五万元,再加上给合作医院的费用,从事代孕中介机构能够赚取数万元不等的费用。

  对于代孕妈妈的健康情况以及孩子出生以后的出生证明,这些代孕公司均表示有合作医院,绝对不会出问题,并且表示确定合作意向以后还要签订相关合同。

  根据了解,要求代孕的群体对代孕妈妈的要求一般很高,因此很多代孕网站也着重会宣传这一部分内容。

  在一家代孕网站上,一些填写个人资料的代孕妈妈身份出乎人们的意料,有模特、翻译、财务人员,还有学生。而在学历一栏,代孕妈妈填写大学本科以上的不在少数。代孕中介会根据“代孕妈妈”的各项条件,比如按容貌、学历等分级,她们所获得的补偿也会跟其相应的等级挂钩。

  此外,中介根据一般顾客的要求,要求所有的“代孕妈妈”都必须在32岁以下、1米57以上,身体健康、无遗传疾病基因、无流产史、无深度近视、品行端正、无不良嗜好等。

  打击下的“代孕”

  此前,徐州市卫生计生委、公安局、民政局等10个部门针对非法代孕,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打击代孕专项行动。

  这场持续5个多月的专项整治行动,进一步明确了相关职能部门对非法代孕的管理职责。记者拿到的一份当时的整治方案中,就提到了对网络发布代孕中介广告的管理。其中明确了网络信息监管部门负责加强对网站的监管,严禁网站发布代孕服务的相关信息,及时处理网站上有关代孕服务的信息,协调会同公安、电信主管等相关部门查处发布代孕服务信息的网站。

  但从当前情况来看,监管似乎并没有收到期待的好效果。

  “一方面是代孕的需求旺盛,利润丰厚,另一方面,我国还没有专门针对代孕的法律。”晚报法律专家顾问团的多位资深律师表示,我国卫生部门在2001年就颁布实施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两个办法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精子、卵子和胚胎,严格禁止各种代孕行为。

  不过,在《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中却并没有禁止“代孕”的相关规定。“《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是部门规章,从法律上来说,它只是禁止,谈不上是违法。”相关律师认为,这样一来就给了那些代孕公司可以操作的“灰色地带”。

  事实上,2月8日国家卫计委的表态也是对该行业从业者的敲打,表明了会继续查处代孕的力度。目前来说,对“代孕”现象的评论,也多数集中在社会伦理方面。

  从法律上来讲,孩子是谁生的,谁就是孩子的母亲。但是从医学上来讲,由遗传基因来认定孩子的母亲,卵子的属性决定孩子的归属。代孕孩子的归属问题,很容易引发后续的纠纷。

  我市学者汉风先生表示,生下这个孩子,孩子到底和生母是什么关系,母亲和他身份怎么界定,谁是真正的父母,谁是具有法律道德上权利和义务的父母,这是人伦道德的现象级问题。“此外,代孕妈妈可能会提出要求孩子的抚养权,而孩子在知道自己的身世以后,也会痛苦不堪。”

  对于目前代孕中介的现实情况,记者也咨询了专业人士。徐州市区一家医院生殖中心的负责人表示,取卵是作为治疗不孕的一个手段,但如果女性通过一些非法中介介绍,在一些黑诊所进行取卵,存在极大的风险。

  “由于代孕尚存在很多未解决的现实问题,很可能会引发一系列后果,所以要谨慎选择此项服务。"这位负责人提醒道。

  也有不同的观点认为,完全丧失生育能力的人在育龄夫妇中是占有一定比例的,现在,全面禁止代孕,等于禁止的是医院,医院不做代孕,那些需要代孕的人只能转到地下,去找黑代孕中介,对于一些确实需要代孕的患者,是否可以网开一面,允许他们到正规医院进行无偿代孕,而非黑代孕那种金钱买卖的商业代孕,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文/记者 黄亚

  “代孕”的是非之说

  声音

  代孕这个敏感话题曾在市民当中引起争辩,一份网络调查表明,多数被调查者对代孕说“不”,其中女性调查者多数反对将代孕合法化,相对的,近五成男性赞成代孕合法化。

  对于“女方不能生育的夫妻,找代孕妈妈生小孩”,多达67%的受访者表示“不赞成”,“赞成”者为19%,还有14%的人持“难说”态度。

  分析发现,女性不赞成者更多,达73%,比男性多出11个百分点。而本科及以上高学历人群中,赞成者相对较多,比例为28%,比其他人群多出10个百分点左右。

  民众不赞成的理由,最主要是代孕“违背社会道德”,比例达58%;其次是“不利于代孕孩子成长”,比例为46%;“代孕妈妈的权利没保障”、“妇女地位下降”和“生育安全没保障”的比例也不低,分别为39%、36%和33%。此外,较多低收入者选择“生育安全没保障”和“妇女地位下降”,比例分别为41%和47%,比高收入者多出至少15个百分点。

  在较为开放的大城市,认为代孕是“解决不育的好方法”的比例更高,达53%;高学历者持此看法的比例也达53%。

  而高收入者最多人认为代孕是“自愿的金钱交易”,比例达50%,远超其他人群30个百分点以上。

  虽然多数人不赞成代孕,但对“政府应将代孕行为合法化、规范管理”的意见,表示支持的受访者比例为45%,超过了反对者42%的比例,还有13%的人认为“难说”。

  代孕你怎么看?

  声音1:“如果不是自己不能生,应该不会有人找代孕。一方面国家说生育率低,一方面还有众多数年求医问斩仍然不孕不育的患者,国家是否也应该为这部分人考虑下。”

  声音2:“如果是一对相爱的夫妻,无法孕育自己的孩子,选择代孕我可以接受,但是如果是能自已生,就为了保持身材或是怕疼,那就让人鄙视。”

  声音3:“一谈起代孕妈妈,很多人觉得她们拿了多少多少钱,其实想想十月怀胎也不容易,而且生下的是别人的孩子,可能真的是生活所迫,为了钱吧,非常理解。”

  ●反方

  声音1:“以前貌似看过类似的电影,结局很惨,代孕妈妈舍不得孩子,最后面对的是无尽的痛苦,选择了,就要想好了。”

  声音2:“我对选择代孕的夫妻很怀疑,你们有感情吗?”

  声音3:“代孕人会不会对十月怀胎的孩子不舍?会不会反过来抢监护权,或者来破坏别人的家庭,想想后续问题,太可怕了。”

  声音4:“不能接受,除却法律还有伦理道德层面。”

  代孕涉及法律、伦理和社会 卫计委:继续严打代孕行为

  2月8日,在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言人、宣传司司长毛群安表示,代孕是涉及法律、伦理和社会等方面的复杂议题,国际上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禁止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对参与代孕的机构和人员给予各种形式的处罚。原卫生部曾以部令的形式颁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严禁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近些年来,我们在执法过程中,结合群众举报、新闻媒体暗访举报,并与相关部门密切合作,查处了一些涉嫌从事代孕的违法违规案件。下一步,我们将继续严厉打击代孕这种违法违规行为,保障群众获得安全、规范、有效的辅助生殖技术。”

  实际上,代孕合法化问题此前也曾引发过争议。2015年年底,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表决通过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与此前的草案相比,表决稿删除了“禁止代孕”相关条款。近期,某权威媒体在微博发起的有关代孕合法化的投票,被部分网友解读为代孕解禁的信号。

  有关专家指出,代孕属于严重滥用生殖辅助技术的行为,严重践踏了道德和伦理底线,容易滋生各种犯罪行为。然而,由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 》效力层次较低,只能约束医疗机构及医生等受卫生计生行政主管部门管理的单位与个人,对于代孕中介以及参与代孕服务的其他人员则鞭长莫及。因此,应加快立法工作步伐,推动修订完善相关法律法规。

  多数国家禁止代孕

  日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分组审议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时,多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建议,对于代孕不应一棒子打死,“禁止代孕”可改为“规范代孕”。那么,国外对于代孕这一问题是如何规定的呢?

  到目前为止,世界多数国家依旧严格禁止代孕。大部分欧洲国家立法禁止代孕行为,其中包括法国、瑞士、德国、西班牙、意大利等国。

  德国

  这个国家在1991年的胚胎保护法中通过对胚胎的保护性规定,间接表达了禁止代孕的态度。

  法国

  1991年,法国最高法院根据“人体不能随意支配”原则,颁布了禁止代孕的条例,并在1994年通过了生命伦理法律,全面禁止了代孕的做法,组织、策划代孕的协会或医生将面临3年监禁和4.5万欧元的罚款。此外,即使那些不育夫妇到允许代孕的国家寻找代孕母亲并顺利得到与之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出生在国外的孩子也无法获得法国国籍。

  瑞士

  在该国,所有形式的代孕和借腹生子行为都是被法律禁止的。即使在国外签署了代孕协议,根据法律,瑞士官方也无权认可。此外,所有瑞士大使馆也无权为代孕母亲生的孩子发放护照及旅行证件。

  澳大利亚

  在澳大利亚,除了塔斯曼尼亚州,其他州的非商业代孕都是合法的,但商业代孕是违法的。

  日本

  法律对代孕没有严格规定,因此这个话题在日本还充满争议。比较有代表性的例子是,2003年日本艺人向井亚纪到美国寻求代孕,但孩子生下来以后,日本地方政府却不给孩子上户口。由于代孕涉及到儿童福利,代孕者的权益以及生育风险等诸多问题,日本社会对是否出台法律禁止代孕展开过激烈的争论。

  美国

  代孕服务并不是在美国所有地区都合法。全美约有20多个州对代孕有不同程度的法律认可,其中就包括相关法律较为完善的加利福尼亚州。

  据媒体报道,至今,美国代孕历经30年的产业化发展,已经形成一条产业链。代孕合法州对代孕进行详细的法律规定来保护双方的合法权益。比如依照法律,代孕者必须没有犯罪史;必须通过有无吸毒、喝酒、吸烟的测试。

  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还要求,每一位代孕者必须在代孕前接受心理评估、性格测试和传染病检查。如果是已婚女性,她的配偶也将接受传染病检查,他们的血液样本将通过各大医院和诊所直接送检。如此严苛的排查避免了疾病以母婴传播的形式带给婴儿的可能性。该机构不仅对代孕者有着严格的审查,对卵子捐献者也有着相同的筛查要求。这样既规范了商业代孕的市场,又保证了新生儿的健康。

  在美国,如果没有以上每一步的确认证明而开始代孕,被视为非法。

  从法律上,美国代孕法明确规定代孕所生的孩子依照协议,在任何情况下都完全属于委托客户,这也从根本上杜绝了非法代孕中经常出现的孩子归属权纠纷问题。在代孕合法州,孩子出生后就可在出生证上直接写上委托父母的名字,从而避免了繁琐的收养手续。

  另外,代孕法还要求委托客户的资金存放于托管账户内,代孕机构、代孕者、医院均没有权利来支配客户存放在该账户里的资金,律师依照协议和法律定期从账户里提取一定金额发放给代孕者,如果妊娠中止,则剩余费用退还给客户,这从根本上保障了客户资金的安全。

  俄罗斯

  对代孕大开绿灯

  代孕,在有些国家明令禁止,而一些国家则开“绿灯”,如欧洲国家比利时、荷兰、丹麦、匈牙利、罗马尼亚、芬兰和希腊是允许代孕的。

  在俄罗斯,代孕是合法的。俄罗斯不但有大量的代孕妈咪,还有专业的代孕中介公司,所以不管是代孕妈咪,还是委托人,都比较安全。许多失去工作的女性一度加入了代孕妈咪的行列,以赚取生活费。在俄罗斯,成功代孕一次,一般可获得80-100万卢布(约8-10万人民币)的报偿。

  俄法律对代孕作出了严格的规定。倘若女方拥有确认自身无法生育的医疗证明,便有权享受商业性质的代孕服务。而代孕婴儿的父母在将新生儿注册为自己孩子时,需要得到代孕者的许可。在完成出生注册后,代孕母亲便不能争夺对孩子的所有权。

  一个90后代孕妈妈的经历 出租屋里度日 怀了女孩被迫堕胎

  新闻 延伸

  20岁,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正是如花妙龄。20岁的河南姑娘小婷曾梦想着,上大学,当白领,找个斯斯文文的老公……

  但现实是,她自小有一个体弱的养父和一个痴呆的养母,17岁便扛起养家的担子,流转北京、广州、深圳,做过制衣工,当过洗脚妹,最终选择成为了一名“代孕妈妈”。

  “90后”,“代孕妈妈”,生活的压力,让这两个词在小婷身上交集。3次受精卵移植,最成功的一次,曾离10万元最近……“因为是女孩,客户不需要,最终还是打掉了。”小婷说。

  挣钱不易,打工中她有自己的坚持

  2009年春节过后,17岁的小婷从河南老家上了火车,一路站到东莞,之后从东莞坐车到了广州白云区的人和镇。

  这是小婷第一次出远门。一个远房亲戚介绍她到厂里做制衣工人,月薪1000多元。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时,她给家里寄了500元,自己留了500多元。

  在小婷看来,自己是个没人要的孩子,亲生父母嫌弃女孩太多,把她送人;而养父母家的条件也很差,养母还患有痴呆症。上高二那年,她选择辍学打工,希望能赚钱给养母治病。

  几个月后,小婷的工资涨至2000元,但这点钱只能勉强糊口。

  后来小婷去过北京,做制衣工,但工资低;到深圳后,她学会了足疗,一个月能赚3000元,又因为老板教她“如何用肉体换取更多的钱”而离职。

  2011年11月27日,小婷又回到了广州,用她的话说,这次回广州,一定能发财。

  选择代孕,“十万”曾让她彻夜难眠

  据2010年中国人口协会公布的《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显示,目前全国平均每8对育龄夫妇中,就有1对面临生育的问题。不孕不育的适龄夫妇比例比20年前提高了4-5倍,代孕也因此更加火爆。所谓代孕,是指将受精卵子植入孕母子宫,由孕母替他人完成怀孕的过程。以前,这样的信息,小婷闻所未闻。

  2011年11月的一天,偶然从报纸上看到的一则揭露代孕黑幕的新闻,让小婷兴奋莫名,文章揭露了代孕的种种不是,但“代孕成功一次十几万元”的字眼却紧紧抓住了小婷。

  当晚,小婷就去了网吧,和一家名为“金童玉女”的网站取得了联系,并约定代孕成功一次奖金10万元。

  几天后,小婷从深圳来到广州,网站老板之一的张小虎在火车站接了她,安排她在梅花园附近的出租屋住下。之后的一个星期,按照张小虎的安排,小婷去医院做了一系列检查。在得知自己通过体检后,她感觉很兴奋。

  随后,小婷又被安排到沙太北路的一套出租屋内,并在当天见到了第一个客户。对方是一个高大的北方人,在一家西式快餐厅里,客户简单地问了小婷一些个人问题,随后向张小虎表示,对她很满意。小婷也曾问客户为什么要找代孕,对方的答复是,他老婆年纪大了,没有排卵,无法生育,可家族产业还需要男孩继承。交谈结束后,小婷看着对方开一辆黑色奔驰离开。

  当天晚上,“十万”两个字让小婷彻夜难眠。和小婷的兴奋相比,同住一屋的阿洁显得很冷静。32岁的阿洁做代孕已不是一年两年了,小婷还知道她读过大学本科,离过婚,和5岁的孩子相依为命。

  初孕失败,补偿费都寄回了老家

  和客户见面第二天,张小虎就开始安排人给小婷送“补佳乐”,以此增加子宫内膜壁的厚度,并开始打针,保证小婷的月经和供卵者同步。后来小婷在天河区康民医院检查身体的时候,和客户找的“供卵者”有过一面之缘,“看起来很漂亮,听说客户买她的卵子花了5万元”。

  精心调理后,小婷在张小虎的合伙人阳阳的带领下,乘坐一辆黑色小轿车来到康明医院。在医院7楼的一个小房间内,小婷第一次做了受精卵移植手术,“手术前打了两针,喝了两杯水,9点25分进门,9点45分结束”。

  小婷说,20分钟的手术时间内,医生在她的子宫内放了3颗受精卵。在医院躺了两个小时后,阳阳开车将她送回了出租屋。之后,小婷开始了12天的漫长等待。

  结果最终令她失望,她的第一次代孕失败了,中介给了她3200元的补偿费。“我兜里留下了200元,剩下的都寄回了家。”小婷说,当时快过年了,老家人重面子,过年花费大,“200元,我一个人怎么挨也挨过去了”。

  堕胎之疼,像一个个耳光打在脸上

  2012年3月,小婷又一次见到了客户。4月12日移植,4月24日验孕。“成了!”小婷当时激动得难以言表。

  很快,小婷开始妊娠反应,不想吃饭,不停呕吐,但在她看来,这都是一步步成功的见证。

  6月底,她怀孕2个月后,再次跟随阳阳来到康民医院检查身体。但意想不到的是,阳阳告诉小婷,胎儿发育畸形,要堕胎。

  这对小婷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她当时哭着求阳阳,让她生下来,她真的很需要钱,“但阳阳告诉我,堕胎的钱还要我自己出”。

  回到住处,阿洁告诉了她奥秘——小婷当时怀的肯定是女孩,但客户只想要男孩。

  7月12日,在一家偏僻的小诊所里堕胎。小婷说,当时只是感觉疼,生疼生疼,像是一个个耳光打在脸上。

  最终,堕胎的钱还是阳阳出的,小婷未获得分文补偿。

  堕胎后第8天,小婷又见了一个客户,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这次她没有之前的兴奋,结果仍然没有怀上,但这次阳阳给了她6000元。

  从2011年底到2012年7月20日,小婷在这段代孕期间,每月生活费1000元,外加3200元、6000元的未能怀孕成功的补偿,共计16200元。

  据南都网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特别说明

此处放横条广告

◎最新评论
      谈谈您对该文章的看
      表  情:
      评论内容:
      * 请注意用语文明且合法,谢谢合作 审核后才会显示! Ctrl+回车 可以直接发表